梅根效应:英国王室新成员时装影响力_购物指南网-新都购物商城-网购常识攻略-代购海淘购物必买清单 
购物指南网-大众购物指南!

购物指南网-新都购物商城-网购常识攻略-代购海淘购物必买清单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时尚生活 > 潮流 > 时尚圈 >

梅根效应:英国王室新成员时装影响力

http://www.newdu.com 2018-08-06 VOGUE时尚网 Sam Rogers 参加讨论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    

    从 2017 年 9 月在“勇者不败”运动会上携手哈利王子正式亮相那一刻起,梅根·马克尔(Meghan Markle)就明确了一点,她不会是传统意义上的那种王妃。她穿着破洞的 Mother 牛仔裤,一件 Misha Nonoo“老爷”衬衫,棕色 Everlane 托特包和 Finlay & Co 的乌龟太阳镜,早早地定下了一个基调:这是一个有意打破常规的女人。凭借放松的打扮,这位时年 36 岁的演员似乎冒犯了王室礼仪的每一条规则,然而还不仅于此,她的造型一夜之间给 Finlay & Co 带去 20,000 英镑的销量。人们所说的“梅根效应”,就此诞生了……
    对于已经深谙“凯特效应”的观众来说,这谈不上什么意外。据《新闻周刊》报道,靠着在 McQueen定制和高街最爱品牌(Zara、Reiss、Topshop、Hobbs)之间的稳定轮转,剑桥公爵夫人“平易近人”的搭配手法在给2012 年的英国时尚产业带来了10 亿英镑的价值。这点石成金的魔力,还延伸到了她的孩子的服装上。咨询公司 Brand Fiance 估计夏洛特公主的净值达到 50 亿英镑(对一个三岁孩子来说相当不错了),而仅 梅根婚礼日这一天,估计就能给英国经济贡献 10 亿英镑。“我们正在目睹梅根效应的开始,”Brand Fiance 首席执行官 David Haigh 说。“从对时尚业的影响力而言,这无疑可以媲美甚至超越凯特效应。”
    在婚礼前,马克尔似乎走了和未来大嫂差不多的路子,展示了一系列老老实实从“自家”品牌中精心挑选出的现成衣装。比如一月造访一家布里克斯顿电台时,她穿了一件卖到脱销的 M&S 喇叭袖毛衣;宣布订婚消息后第一次在正式场合露面,带着爱丁堡品牌 Strathberry 的一只包包(11 分钟内售空);或者在加的夫那条黑色 Huit 牛仔裤,导致这家威尔什牛仔服装品牌不得不扩建工厂,以满足发货等待期长达三个月的需求。她似乎对所有价位的产品都有影响力(二月穿了一条 1415 英镑的 Jason Wu 海军蓝裙子,结果 Net-A-Porter 报称销量增长 600%),并且是外交穿着的典范,帮衬了许多英国大牌(Burberry、Alexander McQueen、Stella McCartney)以及英联邦诸国的一些较小的品牌,包括加拿大的 Smythe、Line The Label 和 Greta Constantine。
    有人拿剑桥公爵夫人和 米歇尔·奥巴马(Michelle Obama) 来比较,两人都以擅长为本土和新晋品牌做宣传著称。但是剑桥公爵夫人结婚时 Instagram 问世才一年,萨塞克斯公爵夫人却是在一片公共生活的未知领域摸索着:她在认识哈利王子前已经“在社交网络上”了,因此会感受到这些平台带来一种前所未有的审视。无数专门的网站和账号在关注她的每一个衣着举动,这其中包括在美国的 What Meghan Wore (WMW) 和澳大利亚的 Meghan‘s Fashion。两家网站都报称出现了指数级的流量增长。WMW 的平均阅读量“自一月以来已经增加三倍以上”,创始人 Susan Kelley 和 Susan Courter 说,两人是在已经很成功的 What Kate Wore 的基础上创办这个姐妹网站的。
    2018 年,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分享到马克尔 的“真人童话”,@Meghan‘sfashion 的 Elizabeth Vollman 说,“但她同时还是一个现代版的王室人物。她不怕在时装上冒险,我认为这让她更有号召力了。”Michael Kors 也有类似的看法,在今年早些时候接受英国版 Vogue 采访时,他表示萨塞克斯公爵夫人“绝对给王室时尚带来了一种现代态度”。
    因爆笑系列“好多想法”(So Many Thoughts) 成为 Instagram 网红,Vogue 撰稿人、关注王室动态的 Elizabeth Holmes也是这么认为的。“梅根给人感觉就是跟我们没什么不同,虽然她当然不是,她是个富有的演员,在进入王室之前对聚光灯下的生活已经很熟悉了。她首先是一个来自美国的影响力人物。她乐意在网上分享自己的感受和热情。这对今天的许多女性来说是很讨喜的。”
    然而最有意思的是,马克尔在成为萨塞克斯公爵夫人之后的转变,她的盛装亮相一次比一次豪华,可能是有意提高她的“Insta 势力”。“婚礼前,她完全是一个放松的、极简的、轻时尚的形象——是她最爱的蓬松丸子头的服装版,”Holmes 说。“成了萨塞克斯公爵夫人后,她看上去越来越有女人味,越来越考究。”
    除了时不时出现的一些例外(比如七月看马球赛的时候拿着一个 J. Crew 藤编手包),婚后的 梅根 只穿设计师款,往往是度身定制的。她的一些相对没那么不可企及的装束包括加拿大品牌 House of Nonie 的一件 625 英镑的短大衣,婚后第一次参加公开活动时穿了一条 590 英镑的 Goat 裙,搭配一对 2200 英镑的 Vanessa Tugendhaft 耳环(顺便说一下,这个也在十分钟内售空了),她的皇家衣柜里会偏重于大牌:Prada、Ralph Lauren、Oscar de la Renta、Carolina Herrera、Dior,当然还有她的婚礼裙品牌 Givenchy。这些完美雅致的衣着,看起来更像是纽约上东区丽人而不是国际风;不妨说更像现在的美国第一夫人梅拉尼娅而不是前任米歇尔。
    虽说她的造型似乎是在日渐走向保守,小报却还是一心要指出她又违反了什么王室的清规戒律。她没有在所有场合都穿理应必不可少的肤色裤袜;她显露了对裤子的偏好;她在军旗敬礼分列式上露了一点肩——这似乎是“时尚传统”规定所不允许的。现代礼仪权威、出版了《现代礼貌大全》一书的德倍礼出版社立即表示,据他们了解根本不存在什么“王室风格官方条例”。
    为萨塞克斯公爵夫人挑选衣装的造型师的身份,一直是业内最高机密之一。头号嫌疑人是马克尔的多年好友 Jessica Mulroney(她的双胞胎在婚礼上担任花童,抢了不少镜),也就是在幕后为加拿大第一夫人 Sophie Grégoire Trudeau 挑选衣装的那个女人。Mulroney 据称是新任公爵夫人的“非正式助理”,不过她对此一直公开否认。House of Nonie 设计师 Nina Kharey 因为公爵夫人七月时选择穿她的一个设计露面,在 Instagram 上向 Mulroney 表达了谢意,这可能曝露了她的身份,说明她在造型决策中发挥了相当大的作用。
    另一个让人倍感神秘和好奇的问题是,公爵夫人究竟是怎么得到这些衣服的。能和她拉上关系当然是品牌求之不得的事,但它们都拒绝就此置评,生怕影响到和肯辛顿宫的关系。王室多番强调不允许其成员收取赠品,也不能像走红毯的名人那样,采取借用服装的方式。公爵夫人是需要付费购买衣服的,只不过很有可能用不着付全额(这也是各品牌讳莫如深的话题)。
    无论如何,百姓们还是十分着迷。迄今为止,萨塞克斯公爵夫人的衣装在从“平民级别”转向“王室级别”的过程中没惹出什么大麻烦,但能保持下去吗?或者,她那越来越展现出抱负的风格,会让她的现实版童话幻想更具吸引力吗?她和结束产假归来的剑桥公爵夫人,是否要共同担负王室时尚达人的角色?不管怎样,我们都会密切注视着她。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时尚生活
网购攻略
海淘攻略
购物百科
评测
香港